宁夏大学代表团访问上海交大并召开两校对口合建工作第十五次联席会议【图】
云南省洱源县党政代表团到上海交大调研推进对口帮扶工作【图】
第二届上海交通大学-华威大学2019中西部高校英语教师培训项目开幕【图】
上海市公安局与交大达成网络安全沟通协作
校领导赴云南推进省校合作、定点扶贫洱源县等工作【图】
海南省科技厅领导一行在上海交大调研【图】
青海大学校领导访问上海交大【图】
郑州大学校领导访问上海交大【图】
校地深度合作,上海交通大学与三亚市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图】
昆明理工大学访问上海交大【图】
上海交大与海南省签署省校战略合作协议【图】
上海交大、徐汇区合作项目签约暨分子与纳米医学创新转化中心揭牌仪式举行【图】
校领导赴云南开展省校战略合作、定点帮扶洱源县等工作【图】
云南大理州委书记陈坚一行访问上海交大【图】
上海交大洱源特产展销体验中心开业仪式举行【图】
打造校地合作“升级版”,上海交大、宁波市共建人工智能研究院【图】
合作要闻 more

滇沪携手·脱贫攻坚|从上海交大出发 到洱海之源守护金月亮

滇沪携手·脱贫攻坚|从上海交大出发 到洱海之源守护金月亮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泽茜    2019-08-28

“保护洱海,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眼睛。”站在洱源县中河村的田地上,晏交说出了这句话。这片种满贡菊、紫丹参、红果参花等中草药的地方,去年曾种植着生长周期短、经济回报高但种植过程需要大肥大水的大蒜。

图说:晏交在田地里采摘贡菊 新民晚报 张泽茜 摄

洱源县是高原水乡——洱海之源。位于洱海上游,洱源县随处可见“洱源净 洱海清 大理兴”的宣传语。作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滇西边境连片特殊困难地区片区县,洱源县的两个肩膀同时担着环保和脱贫的重任。为兼顾当地的生产效益和长期发展布局,洱源县的脱贫之路带有较高的技术含量。“调整种植结构,发展生态农业”的标语挂在不少农田边上,也挂在不少扶贫干部入户宣传时的嘴上。

交大专家挂职 开出结构调整“诊断书” 

图说:浮在水面上的海菜花 许文平 摄

初来乍到,上海交通大学来洱源县的挂职副县长许文平在到职满月之际提交了一份《洱源县种植业特点调研》报告。这份报告将全县6镇3乡的种植进行情况进行了概述,并将目前洱源县种植业进行了四大类的种植业结构分析,这里面有保障农户经济生产的,有兼顾环保和高经济效益的,有目前种植多但经济效益一般的,也有具有一定潜力的。在这份报告中,海菜、木瓜(贴梗海棠)、部分中草药等的种植得到了许文平的认可和推崇。

“海上花开”是许文平在概括海菜时用到的词汇。“这类农产品消费群体应该在金字塔顶端,水性杨花这个雅号显然难登大雅之堂。”许文平表示。花开海上,描述的曾是朵朵白色天然海菜花开在滇池上的景色。后来滇池一度受污染、海菜绝迹。经过治理,滇池和洱海部分区域的海菜已回植成功。采访当天,我们走进右所镇海菜种植地,白花绽放水上,与倒映的白族民居相映成趣。海菜,经济价值高,对所在生长环境的水质要求高。这对湿地面积大,急需依靠种植结构调整提升洱海上游水质的洱源县来说,是兼顾生态和经济的好选择。在洱源的东湖湿地片区,海菜种植大户共有7户,加上零星种植小户,当地共种植海菜1500多亩。海菜一年四季均可采摘,平均亩产约3500斤/年,年均价格约3.5元/斤,平均每亩毛收益约12250元/年,扣除人工及种苗成本,亩纯收益约7000元/年,而每亩海菜日常管理可解决1至2个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大面积的海菜种植缓减了当地农村乘余劳动力的就业压力,解决失地农户的后顾之忧,为当地的生态脱贫找到了技术性的可由之路。 

图说:由种蒜改种海菜后,当地的水源得到了有效的保护 新民晚报 张泽茜 摄

不久前,全球气候变化造成云南局部缺水。农业靠天吃饭,而如何在自然环境的限制下,最大程度发挥人力对农户生产成果的保护是种不小的考验。“洱源地区长期不缺水源,此前在灌溉上使用漫灌,但在旱期这种灌溉方式就对当地生产造成了影响。未来,我们也在探索滴灌等更科学的灌溉方式。”洱源扶贫总队长龚飞介绍。洱源特征明显,如何在高原和坡地的条件下,调整现有微灌技术和当地既有的灌溉系统,这成为了许文平最近的新课题。“西山乡和桥后镇两地的山地面积近1100平方公里,把山体表面积计算进来要大于上海,两个乡镇的仅核桃种植面积就超过40万亩。如何让这些优质生态资源实现经济效益?这是很大的工程,而且难度很大。我很有激情,但是具体怎么走,则需要破题。这不仅是洱源的问题,也是大理和整个云南的问题。资源多,但是如何运用值得深思。”许文平说。

滇沪携手脱贫攻坚以来,上海交通大学目前已有超过5位以上来洱源县挂职的专家,他们中的一些还被评为“最美大理人”。这些技术人才在为当地生产提供意见的同时,完成了协助当地生产在理念和造血机能上的更新。

农产电商设点 洱源大米进交大食堂

“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第一餐厅的大米,就是我们洱源提供的。”洱源县商务局副局长茶江介绍,“上海交通大学为洱源县结对帮扶单位,为我们的一些农产品提供了技术加工支持,包装上印有上海交通大学字样的黑蒜产品,就是两地合作的成果。”生态大米、洱源大蒜、大理黑蒜、洱宝话梅、邓川乳扇、野生菌、生态大米等多种洱源特色产品,是洱源县的区域公用品牌洱海之源的常驻货物。为完成“云品入沪”,推广当地农产品并积极推动当地农户脱贫,洱源县成立洱海之源公用品牌推广农产电商,组建营销团队,加大宣传推广力度,以上海交大为支点,面向上海市场拓展线上线下营销渠道,为洱源的特色生态优质产品入沪提供更多助力。除此之外,洱源和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第一餐厅大楼西北侧均设置了大理洱源特产店。

图说:“云品入沪”的上海交通大学温暖包 新民晚报 张泽茜 摄

在积极发展电商,带领地域农户脱贫的工作方向上。洱源县完成10个电商扶贫示范企业(网商)培育、10个扶贫特色产品品牌培育、50个扶贫产品标准化分级包装策划设计工作,签约7个免费运营服务帮扶网店,并通过县乡村三级服务站点体系与76户农户、12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签订长期购销协议,完成50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培育,健全农产品质量检测认证体系,全面推进地方特色农村产品上线营销。丰富的农产品及完善的电商供应渠道,既满足了多地市场需求,更为当地农户脱贫做出了贡献。

“每年冬夏,上海交通大学都会向我们订购,并向师生发放清凉包和温暖包。这些礼包里面都是我们洱源的特色农产,有些甚至是和交大的教授合作生产的。”茶江说。在滇沪携手脱贫攻坚的道路上,上海交通大学的师生既是当地的技术支持者,也是当地农产的积极消费者,更是部分当地村县的建设者。在上海交通大学123年校庆期间,洱源特色产品推荐活动现场销售产品3.5万多元,师生向乡土公社订购各类产品35万多元。累计到2019年8月份,洱源县共与上海交大完成销售额360多万元。除定期向云南驻派挂职干部,展开周期性专家走访活动外,上海交通大学的扶贫活动和相关项目也给当地学生带去了更多机会。据上海交通大学的丁洁介绍,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自2014年起,围绕学校提出的“心行恒梦”四个基金,对云南大理洱源县进行帮扶。其中,在助学方面,洱源一中2019届交大资助的10名学生中,有9人考上了大学。

张泽茜


【滇沪携手·脱贫攻坚】洱源农产品飘洋过海到上海

【滇沪携手·脱贫攻坚】洱源农产品飘洋过海到上海

“这是专供上海交大的温暖包,里面有产自洱源的黑蒜、梅果、核桃。在上海的高档西餐厅里,也有我们的黑蒜供应。”8月26日,“滇沪携手·脱贫攻坚”网络媒体云南行采访团来到洱源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县商务局副局长茶江向采访团介绍了洱源县“洱品入沪”的情况。

 

上海交通大学是洱源县的结对帮扶单位。为了使洱源县特色农特产品走向上海市场,上海交通大学在校内专门设立了洱源特产展销体验中心。体验中心已于2018年12月7日开业,室内面积为60㎡,展示和销售洱源特产(粮油、黑蒜、话梅、奶制品、菌类、饮料、茶叶、蜂蜜、砚台等)。

据介绍,大理洱源特产店位于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第一餐厅大楼西北侧,是上海交通大学帮扶洱源县的一项重要举措,为洱源特色产品扩大销路、对接上海市场提供了一个窗口,目标是将体验中心做成学校以洱源特色产品为主,大理特色产品为辅的线上线下展示、宣传、销售平台,为洱源的特色产业发展注入活力和动力。

上海交通大学洱源特产展销体验中心首批产品,由洱源乡土公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组织了17家企业,70多个产品进驻,产品种类丰富多样,有洱源大蒜、大理黑蒜、洱宝话梅、蝶泉牛奶、邓川乳扇、冰糖心苹果、野生菌、生态大米及文化产品白族扎染、凤羽砚台等多种洱源特色产品。中心开业当天,现场销售额达到5万多元。在上海交通大学123年校庆期间,洱源特色产品推荐活动现场销售产品3.5万多元,带动师生向乡土公社订购各类产品35万多元。截至2019年5月,累计已完成产品销售额280多万元,并拟由上海交大合作办牵头,在2019年内推广完成洱源特色产品销售200万元。

洱源县委政府已授权洱源乡土公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上海交通大学洱源特产展销体验中心的运用管理工作,并由县商务局负责指导乡土公社开展具体业务。根据体验中心店面实际情况,目前已计划对店面进行装修升级改造,并不断增加洱源、大理的产品品类,加入更多洱源的文化和地域特色元素,能够让上海交通大学的师生进一步了解大理、了解洱源,品尝到更多大理、洱源的特色生态优质产品。

2019年上半年,上海交通大学与洱源县商务局签订了食品原材料采购合同,合同金额132万元,分批次向交大后勤保障部输送洱源本地食材。目前已发往上海交大蝶泉奶粉8229袋,价格27.98万元,凤羽源胜茶厂炒青茶8229袋,价格13.17万元,大米50吨,价格38万元,还有核桃饮料牛奶等0.5万元。累计到2019年8月份,共与上海交大完成销售额360多万元,预计2019年度可以完成销售额500万元以上。根据上海交大需求,年内一定按质按量完成采购合同;上海交大还于各大校区新增洱源产品展柜,展柜设计工作已完成,展品主要以县内乳制品、饮料为主,价格在10元人民币以内。下半年根据展品销售情况,加大力度推广在上海当地销售情况好的产品,并增加县内有机、生态产品,如乔后老街燕窝酥等价格实惠,易于接受的产品。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秦蒙琳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 刘自学

编审 李荣

春城晚报原文链接(含视频)

 

《中国经济周刊》牢记总书记嘱托,大理洱海三年保护治理初见成效

牢记总书记嘱托,大理洱海三年保护治理初见成效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璐晶 | 北京、大理报道

责编:陈惟杉


2015年1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云南大理洱海边的湾桥镇古生村。(新华社)

 

“洱海清、大理兴”“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为了保护好“母亲湖”,2016年11月,云南省对洱海保护治理提出了“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抢救模式”的要求。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委书记陈豪表示,“一定要以对历史、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持续推进洱海流域水环境保护治理,把洱海保护好。”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抢救洱海要以“我不上谁上、我不干谁干、我不护谁护”的决心,拼搏奋战,组建一线指挥部、派驻一线工作队,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全面打响洱海保护治理攻坚战。

高原湖泊保护治理是世界难题,围绕稳定和改善洱海水质的目标,云南省大理州如何集中人力、财力、物力,统筹规划,科学保护治理?作为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大理如何利用PPP模式,实践绿色发展新举措?

抢救洱海:情况危急、刻不容缓

洱海是全国第七大淡水湖、白族人民的“母亲湖”,同时还是大理主要的饮用水源地。

近年来,由于周边人口增长,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旅游业快速发展,洱海流域产生的生活污水、垃圾和农业污染控制难度逐年加大。洱海曾经于1996年和2003年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的蓝藻,导致水质急剧恶化,透明度不足1米,严重影响了人民生活。

长期以来,在洱海周边“无序增长”的客栈成为环境治理的难题。因为缺乏专业的管道和设施,客栈偷排严重,大量的生活污水直接排入洱海对水质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2017年,大理市委、市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关停了洱海周边“生态红线区”的酒店,部分对此不理解的客栈老板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不满,一时间网上舆论反响很大。大理市提供的数据显示,核心区餐饮客栈经营户停业1900户,经核查目前恢复营业104户。

有一些客栈老板说,证照不全是历史问题,以前的人都是如此,现在客栈关停,不仅使他们的经济利益受损,甚至到了连上个厕所都会想是不是污染了洱海的地步。

面对一些企业主的不理解,大理市委书记、市长高志宏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洱海环境保护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严峻形势,保护洱海也是保护每个人的洱海,是为子孙后代造福。

在每次的座谈中,高志宏都向客栈主们解释,请大家和政府一起正视现实、解决问题。“如果当年的洱海只有一点小病,是抓一点药,每家安一些简单的污水处理设施就可以治理好,那么后面的工作也就不用进行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洱海已经进入了‘重感冒’阶段,如果再任其发展,以后就要进‘重症室’。洱海母亲都没有了,哪里还有旅游的发展?”高志宏说。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洱海保护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群众、企业和政府是苍洱美景的共享者,保护治理洱海的同盟者,不是对立者。但老实讲,开启抢救模式保护治理洱海是一项壮士断腕、刮骨疗伤的工作,在深入推进“七大行动”过程中,洱海流域一些群体,特别是农户、客栈经营户等的个体利益、局部利益、短期利益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直接影响。从这方面讲,能否处理好各方利益关系,直接决定着保护治理工作能否顺利推进、早日见效。

为了治理好洱海,政府组织很多专家力量对洱海的环境保护做了长期的研究。上海交通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林忠钦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07年,国家重大专项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项目启动,上海交通大学作为技术牵头单位组织实施了“十一五”和“十二五”洱海项目的研究工作。

“洱海的保护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洱海流域的保护与开发历程也对我国西部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具有借鉴意义。”林忠钦说。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河湖环境技术开发中心主任孔海南关注洱海的生态环境保护26年。孔海南回忆,1996年他第一次来到大理,亲眼看到了湖中心的沉水植物群,即所谓的“水下森林”,至今都是令他难忘的美景。

孔海南表示,他多年来所见证的洱海保护历程,也是经济发展和生态环保道路选择的过程,是走“经济发展优先”还是走“生态保护优先、协调社会经济发展”?

“虽然洱海抢救行动,解决客栈污染问题有争议、有阵痛,但是2018年初,我在曾是‘暴风眼’的双廊镇洱海边查看时,沉水植物恢复、水体透明度,都是我20多年来从未看过的好,可以说‘洱海抢救行动’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孔海南说。

但是孔海南表示,洱海北部水域蓝藻水华数量有增加的迹象,部分区域出现了“反复”的苗头,究其原因是洱海上游大量种植的“十倍增收十倍污染”的大蒜,一方面是农民增收的切实需求,一方面是洱海保护的迫切需求,如何统筹治理,不仅是大理市的事情,大理州,甚至是云南省一级都需要进行规划。

“毕竟洱海不仅是大理的洱海,云南的洱海,也是全国的洱海,甚至是世界的洱海。”孔海南说。

为了总书记的嘱托

2015年1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云南大理洱海边的湾桥镇古生村了解洱海生态保护情况,他同当地干部合影后说:“立此存照,过几年再来,希望水更干净清澈。”习近平总书记表示,“我是第一次来大理,从小就知道苍山洱海,很向往。看到你们的生活,我颇为羡慕,舍不得离开。”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3年来,我们牢记总书记的嘱托,将洱海保护作为最大的政治、最大的责任,坚决按照省委、省政府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抢救模式的部署要求,全力推进流域“两违”整治、村镇“两污”治理、面源污染减量、节水治水生态修复、截污治污工程提速、流域综合执法监管、全民保护洱海“七大行动”,取得了阶段性初步成效。

2017年,洱海全湖水质总体稳定保持Ⅲ类,其中6个月Ⅱ类,主要湖湾水生植物恢复生长较好,全湖植被面积为近15年来最大,近岸水体感观明显好于往年同期,未发生规模化蓝藻水华。

全国人大代表、大理州委副书记、州长杨健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亲自研究部署洱海保护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省委书记陈豪每年两次到大理指导洱海保护治理工作,省长阮成发亲任洱海总河长,省政府常务会议多次专题研究洱海保护治理推进工作。

杨健表示,大理州牢记总书记的殷切嘱托,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以“立此存照”为“军令状”,按照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要求,推行了“依法治湖、工程治湖、科学治湖、全民治湖和网格化管理”,同时坚持用“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的理念来统领洱海保护治理,科学编制了《洱海保护治理与流域生态建设“十三五”规划》。

“今后我们将按照开启生态文明建设新时代的要求,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进一步树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立足‘把大理建设成为生态文明标兵’的总体目标,突出科学治湖、依法治湖、工程治湖、生态治湖、全民治湖、河湖长治湖,深化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确保洱海水质稳定并持续向好。”杨健说。

PPP模式助力洱海治理

在抢救洱海行动中,环湖截污和污水处理再生利用工程是其中一项重要举措。要想治理好洱海的环境污染,第一步就是先把污染截住,然后才谈得上治理。

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洱海保护治理的实践证明,PPP模式是一条政府依托市场力量履行公共服务职能、推动绿色发展的新路子,为治理洱海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持。

陈坚举例,2015年10月,大理市环湖截污及污水处理厂一期工程列入了财政部第二批PPP示范项目开工建设,批复投资34.9亿元,仅这一个项目的投资,就超过了“十二五”期间洱海保护治理的总投入。

经过层层筛选和公开招标,中国水环境集团成为大理市一期工程的社会资本方。中国水环境集团云南区域公司总经理孟建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经过科学系统的调研和先进技术的应用,集团为政府节约投资6亿元,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积极配合政府两次提速,项目工期缩短10个月。

孟建伟说,湖泊的治理要比河道的治理难得多,河道水的流速和更替都比湖泊更快,湖泊水的水质标准比河道更为严格。

“早年间洱海周围几乎囊括了所有的污水治理技术,更像是一个大的试验场。中国水环境集团进入后,发挥专业优势,按照‘依山就势、有缝闭合、适度集中、就地处理、就近回用’的科学规划原则,采用更稳定、更节约的手段,以WaterTec高品质下沉式再生水系统为核心,采用非Mp膜工艺进行全域的水环境治理。”孟建伟说,“下沉式污水处理厂地面节约的空间还可以用于旅游基础设施、停车场等。”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实行PPP模式至少有3个好处:一是缓解了政府之困。政府用有限的项目资本金撬动企业投资建设,解决了钱的问题;企业代替政府提供保护治理洱海工程服务,解决了由专业人才建设运营项目的问题;企业为保证效益,会尽力优化方案、缩短工期、加快进度,解决了政府期待早日建成运营的问题。二是实现了专业干事。政府通过PPP购买服务,依托企业实现了设计、建设、运营、管理的专业化,创新了建设项目的模式,发挥制定政策、服务企业、监督管理的职能,政府和企业各尽其能、各得其所,实现了项目合作效益最大化。三是推动了政企长效合作。长达二三十年的项目合作期,是建立在政府和企业相互信任、风险共担、合作共赢基础之上的。

中国水环境董事长侯锋表示,洱海项目的阶段性成果源自地方政府的重视和百姓的拥护。集团拥有亚洲乃至世界最大的下沉式再生水处理系统,拥有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集团非常珍惜这个机会。技术在洱海项目的成功实践,不仅解决了环洱海生活污水的处理和资源化利用,也为洱海水环境的绿色发展添砖加瓦。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目前在洱海保护治理上,我们已经启动实施了总投资84亿元的大理市洱海环湖截污一期工程等5个流域截污治污PPP重点项目,累计完成投资51.67亿元。今年上半年,这5个重点项目将全面完工,届时将实现对洱海流域截污治污的全覆盖及主要入湖河道的生态化治理,大幅削减入湖污染负荷,有效改善入湖河道水质。

如何应对未来面临的挑战

要保护好洱海,未来还面临着一些挑战:

一是农业产业结构调整、面源污染管控任重道远。二是有少数部门和部分干部存在畏难情绪,对洱海保护治理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认识不足。三是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大理市债务负担沉重、可用财力有限。

据悉,云南省从2017年起连续5年每年安排洱海保护治理专项资金6亿元,但这笔钱对于洱海生态系统保护治理还是杯水车薪。

2016年以来,大理州坚持用“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的理念来统领洱海保护治理,科学编制了《洱海保护治理与流域生态建设“十三五”规划》和洱海环湖截污、流域城镇“两污”处理设施建设等8个专项子规划,计划投资199亿元实施110个项目,覆盖了洱海流域2565平方公里的范围,涉及山水、林田、湖泊、城镇、乡村、环境治理等内容。

未来如何争取更多的中央财政支持,多方筹措资金,带动社会资本投入洱海保护治理也是政府面临的课题。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2018年,对大理而言,是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第一年,是决战脱贫攻坚的重要之年,是洱海保护治理稳定巩固成效的转折之年,是全面促进经济发展向更快速度、更高质量转变的提升之年,是新时代新征程的开启之年。

陈坚说,在年初召开的州委八届三次全会上,我们对标党的十九大和省委十届四次全会作出的新部署新要求,深入分析了新时代大理发展面临的“时”与“势”,认真谋划了大理的发展思路和任务,明确提出了今后3年要突出抓好洱海保护、脱贫攻坚、绿色发展、乡村振兴这4件大事,确保与全国全省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在此基础上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让全州各族人民生活一年更比一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