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风采】陈婷:用一年时间,做一件终生都不会后悔的事

【支教风采】陈婷:用一年时间,做一件终生都不会后悔的事

 

陈婷:用一年时间,做一件终生都不会后悔的事

“长这么大,除了我的父母家人之外,我从来都没有如此确信真的有人这么喜欢我,这些孩子我特别相信,从他们的眼神和表达中,我感受到他们真的是非常喜欢我。”

陈婷现在每天早上七点半被闹钟叫醒,匆匆在食堂吃过早饭后,八点坐在上海交通大学陈瑞球楼的教室里听老师讲课。而三个月前,每天早晨叫醒她的是云南省洱源县第一中学女生宿舍楼里六点四十分时此起彼伏的“乒乒乓乓”关门声,她也是八点到达教室,不过,在洱源一中,她是站在讲台上授课的老师。

陈婷是上海交通大学第16届研究生支教团的成员。2014年本科毕业后,她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源县第一中学支教,担任高一年级四个班共222名学生的地理老师。

1 222名学生的地理老师

洱源县位于云南省西北部,海拔2060米,是以白族为主的,汉、白、彝、回、傣、僳僳等24个民族杂居的少数民族县。洱源,顾名思义,洱海源头。当地政府为了保护洱海源头的环境,对当地第二产业的发展有所限制。洱源县共有两所中学,洱源一中和洱源二中。

陈婷当初申请任教的科目是英语或数学,但由于一中刚好有个地理老师辞职,加上与她同去的三个支教老师都是理科生,对地理教学完全没有头绪,所以她就担下了地理的教学任务。

陈婷教高一年级四个班,303班、308班、309班和313班,其中308和309是高一年级的重点班。校长让她教重点班,并不是信任她能将地理科目教得多好,更多的是希望毕业于C9高校的她能给孩子们传授一些学习方法和学习经验,而陈婷在这两方面都做到了,甚至超出校长预期。

学生的地理基础普遍都很差,“对地理没什么概念,他们初中的地理是体育老师教的,真的。”但是这并没有让陈婷失去信心。她依然充满热情地备课、上课。洱源一中地理科教学组每周都有备课会,陈婷备课很认真,教案中的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计划写得清晰全面,甚至包括“上课二十分钟后,学生注意力不集中时,要讲个什么笑话呀,玩个什么游戏呀,将学生拉回到课堂中来”。有时遇到比较难的课程,她会上网看一些名师教学视频,学习如何深入浅出地将知识教给学生。在她的引导下,学生们开始觉得地理“挺有意思,甚至有点喜欢”。

第一次年级考,陈婷教的三个班地理成绩包揽了年级前三名,另一个处于中游。此后这个格局一直没有变,“成绩一直可以压过其他班,现在也是这样。”陈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上课技巧,“可能自己年龄比较小,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最重要的,是比当地老师更有热情,毕竟我是来这边支教一年,我想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会认真对待每一堂课,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他们。”与她同去支教的老师也是如此,“我们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受过师范教育,我们教的学生成绩比其他班级的学生成绩好,这就说明,如果能花心思去教,是一定能教好的。我们要相信学生是可以学会的,可以考好的。”多次考试后,也会有一些年轻老师来找陈婷“取经”,“交流之后的效果,有,但不是特别大。”而更多的老师则是“安于现状”。

上课之余,陈婷会给学生们讲自己在上海的求学经历,讲大学里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这是同学们最喜欢听的部分。看着陈婷展示的大学时期各种有趣的照片,学生们常常眼睛都不眨,有些坐在后面看不见的学生甚至会忍不住站起来。除了告诉同学们大山之外的世界有多精彩,陈婷还会和同学们分享自己从江西萍乡的一个村子里走进现代化的沪上名校的故事。她的故事让同学们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走出大山是真的可以做到的。“有学生跟我说,会把我当做他的目标。因为我,他觉得学习是有回报的。”对于陈婷来说,这是比教学成果更让她开心的事情。

2 会玩QQ传纸条的老师

为和学生们相差不了几岁,也许是陈婷一直以朋友的身份和学生们相处,陈婷很快和学生们成为了好朋友。一中的孩子们比较害羞,不太愿意当面表达自己,QQ聊天是他们和陈婷交流的主要方式。

学生们常常在周末用手机QQ和陈婷聊天,咨询困惑,倾诉烦恼。没有手机的同学会把握住计算机课上宝贵的几分钟自由上网时间,上QQ跟陈婷说说话,有时只是打个招呼,这样他们也会很开心。学生们会一条条看陈婷QQ空间里许多年前的状态,一条条点赞、评论,他们也会给陈婷留言,提醒她天冷了加件衣服,告诉她最近的民族节要到了。原本不怎么在线的陈婷,已经习惯将QQ设置成后台自动登录。

对于那些不会用QQ的孩子,传纸条这项原本是学生之间传话的游戏成了他们与陈婷交流的最佳方式。陈婷值班的晚自习,她常常在讲台上坐一会儿,就下去看看学生们做作业的状况。这时候,就会有学生偷偷塞给她纸条,上面或是记录了自己的烦恼,或是提问了什么问题。陈婷常常与同学们配合默契,解答完问题、提供了建议后就悄悄将纸条送还到学生手中,报以会心的一笑。

3 一个都不能少

学生们把陈婷当做可以倾诉心声的知心朋友,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都愿意跟她说。有时候,学生告诉她的问题比较严重,陈婷会在办公室没人的时候,将学生叫到办公室聊一聊。许倩(化名)是陈婷班上的一个学生,学习成绩很好,是班上的前十名,但是由于家里欠债比较多,经济负担太重,于是打算退学打工。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陈婷,陈婷将她叫到办公室,聊了许久,还是没有解开她的心结。于是在周末的时候,陈婷以去许倩家玩为借口做了一次家访。在与许倩父母聊天的过程中,许倩父母告诉陈婷,他们非常希望孩子继续上学,希望孩子通过学习走出大山,不想让孩子过早地承担家庭压力。听到父母的真实想法后,许倩泪流满面。“后来她回到课堂,我感觉她整个人都变了,开朗很多,上课的时候也是微笑地看着我,非常积极向上。”

洱源一中有很多孩子都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父母常年在北上广打工,年长一些的哥哥姐姐也很早就外出打工。每年过年后,洱源一中总有几个孩子不会再回来报到。看着打工的哥哥姐姐穿戴时髦,提着礼品带着现金回家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孩子萌生退学打工的念头。而处于中下游的学习成绩也让他们看不到通过学习走出大山的希望,于是每年过完年后总有几个孩子跟着哥哥姐姐去了广东、浙江、上海、北京等地打工,有些甚至未成年。陈婷虽然只是个地理老师,但她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些孩子辍学。她班里有孩子辍学打工,她都会找他们谈一谈,希望能将他们劝回来。

她任教的那年春节,劝回来三个想要退学打工的孩子。

“我从来都不奢望,我去了之后可以改变当地孩子的人生。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尽最大努力给他们一些帮助。”

4 我从来都没有如此确信真的有人这么喜欢我

当问到支教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时,陈婷说是一群“小天使”。

2014年5月20日,是陈婷22岁的生日。她并不打算庆祝自己的生日,因为那天课很多,晚上还要给一个班级的晚自习督班。晚上,陈婷走向教室的时候,教室里黑漆漆的,她觉得应该是断电了。由于线路问题,断电在这里非常常见。当她推开教室门的时候,几十个学生齐声喊出“生日快乐”,二十三支蜡烛同时被点亮。教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布置过了,桌上摆着大蛋糕,眼前这群白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学生们现在个个笑容灿烂。“当时真是感动到不行。因为他们平时对很多事情都表现得无所谓,没想到对这个事情这么上心。我当时想,自己何德何能,能够让孩子们费这么大心思给我过生日。”

2014年11月的一个夜晚,陈婷记得是十一点多,她和室友都睡下了。迷糊中她感觉床在晃动。当她和室友正在疑惑床怎么晃起来的时候,屋外不断有灯光在照她们的窗户,还有齐刷刷的喊声:“陈老师!陈老师!地震啦!快下来!”这才意识到地震了的两人迅速跑下来了楼。操场上满是裹着被子、拿着手电的学生。由于洱源处于中甸——大理地震带上,发生过大大小小的地震,所以当地学生的逃生意识非常强,撤离非常快。好在当天的地震强度非常小,大家在操场上站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陈婷是在2015年8月1日下午离开洱源一中的。“走的那天是悄悄走的,没有告诉学生。我怕到时候学生来送我的时候更加难舍难分。”其实从2015年4月份开始,离别的伤感已经在学生心里滋生。“不能提这个事情,一提大家都会特别伤心。”在离别渐近的日子里,陈婷和学生们都分外珍惜课堂上的时光,每节课孩子们都听得特别认真,讲完课大家会继续聊聊天,谈谈这一年的收获,以后的学习目标,还有自己的梦想。每个班都写了一本厚厚的同学录给陈婷,上面有他们的联系方式、留言。学生们知道陈婷喜欢跑步,几个同学节省下自己的零花钱,大家把攒下的零花钱凑在一起,在镇上的商店里给陈婷买了一双运动鞋和一件T恤。还有的学生送来家乡的特产梅子,让陈婷一定要带回去。“当时箱子都塞不下了,能带的我都尽量带回来了。”陈婷在8月1日下午和支教的其他同学一起坐上了去大理的汽车。8月2日中午在QQ空间更新了一条动态:“走了,勿念。”很多学生看到说说的时候,留下了大哭的表情,表达了不舍。

“长这么大,除了我的父母家人之外,我从来都没有如此确信真的有人这么喜欢我,这些孩子我特别相信,从他们的眼神和表达中,我感受到他们真的是非常喜欢我。”

5 支教,早就种下的种子

支教对于陈婷来说,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长达十年的心愿。

陈婷的家乡在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白竺乡的一个小山村。在陈婷小的时候,当地的教育水平比较落后,初一时的她其他科目都很优秀,唯独英语很糟糕。初二时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张老师来到陈婷所在的学校实习,担任陈婷他们班的英语老师,给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张老师和其他整天强调学习的老师不一样,她开朗热情,喜欢和同学们交往,时常给学生们讲大学里的有趣故事、城市里的精彩生活。“当时一个闭塞的小山村里的孩子,对于她讲的这些都觉得特别新奇,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张老师标准的发音,有趣的教学也让陈婷的英语成绩提升很快。

后来,陈婷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来到了现代化的上海大都市,拥有了更多的发展机会。她很感激当年能遇到张老师,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山区的孩子获得一些正能量。支教一直是她的心愿。

当陈婷提出要去支教时,她的父母并没有觉得惊讶。“他们很平静,因为他们知道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

现在,陈婷回到上海交通大学,继续她的研究生生活。

回顾这一年的支教生活,陈婷觉得没有什么遗憾了。现在的陈婷与以前相比,会更乐于表达自己,更自信。教师是她以后的职业目标。

洱源一中的孩子们还是会在周末的时候通过QQ和她联系,除了咨询问题,倾诉烦恼,还会关心陈婷在上海的生活,“上海冷不冷”、“交大食堂做的饭菜好不好吃”、“有没有交到新朋友”。他们约定2017年高考时再见。采访的时候,有个学生给她发来微信,她叫陈婷“婷儿”,叮嘱她上海越来越冷,要多穿衣服。

有时候,陈婷会特别怀念在洱源的日子,“那里没有大城市便利,但生活纯粹,慢悠悠的,人过得比较自在,有时间想想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媒体来源:微信公众号:马恩岛的无尾猫文:猫岛岛主编辑:猫岛岛主 摄影:赵男)

 

 

 

对口帮扶

地方合作办